首页> 甜宠> 七零之下乡女知青

>

七零之下乡女知青

星辰微微著

本文标签:

甜宠小说《七零之下乡女知青》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星辰微微”十分给力。讲述了:有一天,怀疑她另有所图的京城吴家小公子一招擒拿手把她按在床上,“苗妙妙,你竟然敢偷人,不怕我给你送进去。”苗妙妙嘴角微微上翘,“当初是谁说的,我们各自安好,两不相欠。”吴暨白轻声细语道:“你在我这被判无期徒刑。”

来源:f   主角: 苗妙妙吴暨白   更新: 2024-01-15 21:02: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无删减版本的甜宠《七零之下乡女知青》,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的喜爱,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星辰微微,非常的具有创作实力,角色苗妙妙吴暨白。简要概述:能糟蹋自己。”苗妙妙看着她虚伪的脸庞,眼底尽是厌恶。好一朵白莲花。她伸手薅过周玲玲的头发,不断朝她脸进攻,“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女人,满嘴喷粪,我打死你这个谎话精。”“啊!”周玲玲一时不察被打得嗷嗷直叫,伸手想反抓她头发,被苗妙妙直接按在地上揍。赵子谦看着扭打在一起的两人,想拉架都无从下手。“都让让,村支书......

七零之下乡女知青第二章 收拾恶毒表妹在线免费阅读

吴暨白皱着眉头看着中年女人,他不记得自己得罪过谁,这两年来他都是能避就避。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还被一群人堵在这里,他该认还是要认下。

村支书的眼睛都快眨抽筋了,也拦不住他。

“我和苗知青会打结婚报告,哪怕我们都是被打晕扔到这里来。我们男未婚女未嫁,衣裳整齐站在这里,根本不存在我们搞破鞋。”

他的话音刚落,牛棚里骚动不已,一个被下放到牛棚的坏分子竟然敢跟他们这么呛。

“你一个劳改犯,还在这里狡辩。”

“王八蛋,耍流氓还敢说话。”

“简直是畜生,打死他。”

“也不看看自己身份,你有资格说话吗?”

“够了。”苗妙妙一声怒吼,场面瞬间安静。

她强撑着晕眩感,开口道:“村支书,我们两个商量好打结婚报告,你老人家说这是搞破鞋吗?”苗妙妙敢这么问,是她看出来村支书对吴暨白不一样。

“这女知青觉悟太低,竟然要跟劳改犯结婚。”

“是呀,村支书,这个知青也不能优待,免得拎不清。”

这话一出,所有的知青脸都变了,看着苗妙妙眼神很是不善。

村支书看了人群一眼,“不管是不是误会,苗知青和吴暨白说了要打结婚证,都散了吧!”

“村支书。”

“好了,我们村在争取先进,要是因为这件事,先进红旗没了,就扣工分。”

一听到扣工分,大家全都退了出去,他们只是来看热闹。

这年头也只是混个六分饱,谁会和工分作对。

周玲玲心有不甘,要不是碰到村里评先进,她就要苗妙妙名声扫地,这次算她走狗屎运。

赵子谦看了一眼周玲玲,“我们回知青点。”

周玲玲故作不舍的看了一眼苗妙妙,“表姐还没回去。”

“她哪里舍得回去。”赵子谦直接拂袖离开。

人都走光,苗妙妙晕眩的感再次袭来,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吴暨白眼疾手快地扶住她,苗妙妙整个人靠在他怀里。

“头晕是吗?”

村支书折回来看见两人抱在一起,眼睛瞪得老大。

“暨白。”

“叔,苗知青头晕。”吴暨白扶她到干净的草垛上躺着。

村支书看了他一眼,“今天这事?”

“苗知青被人打晕了,我也被打晕了。”

“看到是谁了吗?”

吴暨白摇摇头,他是从身后被人敲晕的。

“日后小心一些。”

吴暨白是大院子弟,吴家受到错误批判被押送离京,下放到红星村牛棚进行劳动改造。

村支书的小儿子在部队受过吴暨白父亲恩惠,现在他儿子来到红星囤。

只要不是逾越上级的意思,村支书尽自己最大能力让他过得好一些。

“嗯,我会小心。她伤到脑袋,可能需要休息一天。”

村支书把手中的烟枪往背后一插,拍了拍吴暨白的肩膀,“扶着她,跟我来。”

苗妙妙整个人晕乎乎的,脑海中断断续续播放着片段,一个晚上都没睡踏实。

直到她醒过来,整个人颓废的不行。

梦中也有昨天那么一出,她选择逃跑,和吴暨白也就没有后面的事情。

但是这件事还没完,过段时间她又被设计,这次是村里的老光棍,她没有那么幸运,被迫生下男孩,被锁在家里供村里男人玩耍,一次五毛钱。

苗妙妙听到院子里传来周玲玲的声音,眼底闪过冰冷刺骨的寒意,手中的拳头死死攥紧。

要不是还有三分理智,她现在恨不得冲出去把周玲玲打死。

“呦,跟坏分子结婚的苗妙妙还有脸回来,不应该住牛棚吗?”

周玲玲假好心拉着张小兰,“表姐她只是一时糊涂,好好说她会认识到自己错误。”

苗妙妙冷哼一声,周玲玲有这么好心,她头摘下来给她当球踢。

张小兰指着她,说道:“你那是什么表情,玲玲好心好意为你好,你简直是思想败坏。”

周玲玲垂下眼眸,“别说了。”

“你呀,就是太好了。她这种人自甘堕落愿意跟坏分子搅和在一起,不值得你为她好。”

苗妙妙双手抱胸,看着她们两个一唱一和。

“演够了吗?我是吃你家大米还是喝你家水,我妈都没反对,你们算老几。”

知青都是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冲动热血,周玲玲很能装,很能带动大家情绪,她想整谁,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以前她身体应付不了这么繁重的农活,根本没有精力跟她计较,没想到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起事端。

泥人还有三分性。

她绝不会让梦境中的事情在现实中发生。

周玲玲捂着胸口后退几步,这个贱人 ,都到这个地步还敢这么猖狂。

她今天非得给她个教训不行。

“我们好心拉你出苦海,你竟然这样说,我回头给舅妈打电话,你真是糊涂。”周玲玲的泪水哗啦一下滚出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你有什么资格给我爸妈打电话,我自己的事情我不会自己跟我爸妈说吗?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你这么闲,你爸妈知道我和赵子谦没退婚,你爬他床的事情吗?”苗妙妙冷冷地看着她,还当自己是好捏的软柿子。

张小兰不敢置信看着周玲玲,她是那么完美的人,怎么能干这个糊涂事。

“我没有。”周玲玲哭得梨花带雨,这会儿她是真的害怕,要是传出去,回城的名额就争取不到,到时候她拿什么跟赵子谦结婚。

赵子谦跟男知青有说有笑走进来,看着前面的女知青全是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

“怎么了?”

苗妙妙轻挑嘴唇,冷冷看着赵子谦。

赵子谦皱着眉头看着她,“苗妙妙,你又欺负你表妹。”

苗妙妙什么都没说,转身回房间,收拾行李。

赵子谦莫名其妙,看着周玲玲,问道:“怎么了?”

站在周玲玲身边的女知青全都退后一步。

“表姐她污蔑我们有不正当的关系。”周玲玲掩面而泣。

“什么。”赵子谦吓得倒退两步,她自己做了自甘堕落的事情,竟然敢攀咬他们。

“苗妙妙,你血口喷人。”今天这事绝对不能认下,不然他们没脸在知青点生活。

小说《七零之下乡女知青》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