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问答> 盛渺陆怀序

>

盛渺陆怀序

季郇著

本文标签:

经典小说《盛渺陆怀序》是网络作者“季郇”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小编给各位带来的最新小说《陆总,夫人说这婚迟早要离》讲述的盛渺陆怀序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陆总,夫人说这婚迟早要离》第5章免费试读桑烟觉得不堪:...

来源:xkxs   主角: 季郇桑大勋   更新: 2023-12-09 17:10: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现代言情《盛渺陆怀序》,讲述主角季郇桑大勋的爱恨纠葛,作者“季郇”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桑家现在的情况,你每月至少要挣三四万才能攒够你爸的医药费,当然,这还包括你卖婚戒的钱!”桑烟面无表情:“只要季先生高抬贵手!我总有办法。”“季先生?”季郇嗤笑:“上周吧,你还在床上搂着我的脖子,舒服得像小奶猫似的叫季郇……怎么,才几天就变成季先生了?”桑烟知道,他是不肯放过自己了。她声音放得很轻:“季郇,你对我并没有感情!离婚我什么都没要,你并没有什么损失,是不是?你大可以再找一个......

《陆总,夫人说这婚迟早要离》 第6章

《陆总,夫人说这婚迟早要离》内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说《陆总,夫人说这婚迟早要离》,这里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懵懂青春,主角为盛渺陆怀序小说精选:...《陆总,夫人说这婚迟早要离》免费试读两天后,桑烟把房子卖了。
市值5000万的宅子,对方压到了2800万,沈姨大骂对方贪婪。
桑烟却咬牙:“卖!”因为哥哥在里面等不起,除了律师费,桑家还有巨大穹隆等着去填,种种压力之下,桑烟根本没得选择。
卖完房子,她想办法见了桑时宴一面。
桑时宴,相貌英俊矜贵,从前走到哪都有一票名门千金追着跑,此时却略显憔悴,他与桑烟隔着一道玻璃说话。
去找一个叫孟燕回的律师。
小烟,他能帮我,也能帮你。
……桑烟想问清楚,但时间到了,桑时宴要被带走。
他看着妹妹,目光流露出太多的不舍。
他的妹妹桑烟,自小就是桑家所有人的掌上明珠,现在却要为家里东奔西走。
桑时宴看了报纸,桑烟的处境,他一清二楚。
临走时,桑烟站起来抓着栏杆,用力的指关节都发白了:“哥……哥……”桑时宴食指点唇,无声说了两个字——保重桑烟目送他被带走,许久,她慢慢坐下来。
孟燕回……对,她一定要找到孟燕回。
……桑烟才走出看守所,就接到那家培训机构的电话,对方很恭敬客气地叫她季太太,说他们那边暂时不缺人了。
桑烟听完,安静地挂上电话。
她猜这是季郇的意思,他在逼她回去。
她不会自作多情地以为,季郇对她日久生情,他只不过是需要一个侍候他的妻子,需要一个稳定季氏股市的门面。
她桑烟在他心里,一文不值。
手机响起**,她拿起看了,是个陌生号码。
接起,却是季郇打来的。
他的声音一贯的冷淡清贵:“桑烟,我们谈谈吧!”正午,九月的艳阳,却暖不了桑烟的身子。
半小时后,桑烟走进季氏集团大楼,秦秘书亲自在楼下接的人,一直将桑烟送到顶层总裁办公室。
推开门,季郇正在看文件。
日光从落地窗照进来,打在他身上,烘托得他有如神祉般俊美,他生得好看,举手投足都极为赏心悦目,即便是秦秘书也多看了一眼。
“季总,季太太过来了。”
季郇抬眼,目光在桑烟身上掠过一圈。
一周未见,她仍是纤细好看的,但添了三分憔悴。
季郇并未心软,他对桑烟向来铁石心肠。
他看向秦秘书,下巴轻抬:“先出去!把门带上。”
等到秦秘书出去,季郇才又看着桑烟,语带轻嘲:“一周了,终于见着季太太了!怎么不过来坐?从前你不是最喜欢做个点心,想着办法送过来……不记得沙发的位置了?”“季郇,我来不是跟你叙旧的。”
……季郇盯着她瞧。
片刻,他冷笑:“那就是来求情的?”他拿起办公桌上的烟盒,抖出一根香烟来,点着抽了一口。
这过程,他的眸子一直直勾勾地望着她。
季郇这样看女人时,很性感。
薄薄烟雾升起,他淡声开口:“你来之前,我帮你算了一笔账,按桑家现在的情况,你每月至少要挣三四万才能攒够你爸的医药费,当然,这还包括你卖婚戒的钱!”桑烟面无表情:“只要季先生高抬贵手!我总有办法。”
“季先生?”季郇嗤笑:“上周吧,你还在床上搂着我的脖子,舒服得像小奶猫似的叫季郇……怎么,才几天就变成季先生了?”桑烟知道,他是不肯放过自己了。
她声音放得很轻:“季郇,你对我并没有感情!离婚我什么都没要,你并没有什么损失,是不是?你大可以再找一个年轻漂亮的结婚……”季郇捏着香烟,盯着她瞧。
他冷笑:“然后呢,让你顶着前季太太的名号,到处给我戴绿帽?”他说得难听。
桑烟也被他激怒了,她声音嘶哑:“如果你不肯离婚又不肯放过我,那我只有最后一条路了!”季郇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
桑烟还来不及反应时,他已经来到她身边,他捏住她精致的下巴,贴住她耳骨危险逼问:“你是说去卖?”桑烟整个人都在颤抖。
她没否认。
季郇不怒反笑,他贴近她,像是情人间的喃语:“你能卖给谁,在b市这个地方你顶着季太太的名分,看看有谁敢要你?再说,你能受得了别人碰你吗?男人买女人都是直接上的,就像我们结婚那一晚,疼成什么样儿了……你忘了?”桑烟面色苍白。
她怎么不记得,新婚那晚季郇为了报复她,十分粗暴。
那晚,桑烟差点被他弄死。
季郇见好就收。
他松开她,温柔轻摸她的脸蛋:“回来当季太太,我们还跟从前一样。”
桑烟纤细的脖颈,绷得很紧。
蓦地,她看见对面整片书柜里,放着一把锃亮全新的小提琴。
桑烟记得八卦报道过,季氏总裁为了红颜一笑,斥巨资2000万买下天价小提琴。
原来,就是这把……桑烟笑了,跟从前一样?跟从前一样当他床上的玩物,跟从前一样每天侍候他讨好他,却得不到一点点关心和尊重,哪怕是他的秘书都可以给她脸色,跟从前一样……跟旁人共享丈夫吗?这样的从前、这样的男人,她都不想!桑烟笑意渐淡,她一字一字开口:“这个季太太,你找别人当吧!”她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下一秒,身子被人抱住。
季郇搂住她细腰,英挺面孔凑在她耳根后面,带着淡淡须后水的纯男性体息,轻易能让女人情动。
桑烟身子微微颤了一下。
季郇嗤笑一声,修长手掌覆住她薄薄的身子,三两下就攻略下城池。
桑烟微微仰头。
穿着高跟鞋的细腿,白皙纤长,止不住打颤……季郇太了解她的身子,平时若是他兴致好,存心狎玩取悦,桑烟便敏感得像一汪春水。
就像是现在这样儿!季郇紧抵着她的纤背,他手上动作撩人,嘴上也没有闲。
“离婚?离了婚谁来满足你?”“这么浪!一般男人哪能轻易满足得了……嗯?”……桑烟听得羞耻,她拼命挣扎。
旁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她当了三年的季太太,她最清楚不过。
季郇在外面一副斯文生意人的样子,在床上却粗鲁不堪,他最喜欢做那个事的时候弄得她又哭又叫,有时桑烟都觉得他有心理方面的病,喜欢凌虐女人。
季郇越来越过分。
桑烟终于忍不住,抬手扇了他一耳光。
空气凝结了,这是她第一次对他动手,大概也是矜贵的季总头一回被女人扇耳光,而且对象还是他从前最温顺的妻子。
季郇脾气不好,当下就冷下脸来。
那些火热瞬间收拾得干干净净,像是方才的情动,不过是一场幻觉。
他扣住她精致的下巴,凑近她,声音冷得能抖出冰珠子。
“出息了!会打人了?”“真想跟我离婚?”“桑烟,三年前,你处心积虑地想嫁我,三年后,又是你处心积虑地想离开我!你是觉得季家大门可以随便进进出出,还是我季郇脾气好,可以让人轻易摆布!”桑烟一顿,全身冰凉。
终于,季郇说了实话。
他恨她桑烟,他恨桑家,他也恨桑时宴。
他恨那场意外,让他迫不得已娶她。
所以,结婚后他在床上折腾她,他极少做前戏,他最喜欢看她崩溃哭泣的样子……所以,桑家倒了以后,季郇明明有能力帮忙,但是他一直袖手旁观。
桑烟没再解释从前的事情,她只是颤着嘴唇,说了一句:“季郇,从前是我不知轻重,喜欢了你!”以后,不会了……说完,她开始整理被他弄乱的衣服。
真丝衬衣扯开了几颗扣子,裙摆也被撩到腿根处,肉色的薄透**更是被褪到了膝弯处……实在靡靡不堪。

《盛渺陆怀序》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