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私藏读物《精品全篇梁程美景》梁书媞程清玙全文在线阅读_(梁书媞程清玙)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精品全篇梁程美景

精品全篇梁程美景

月缱绻

本文标签:

很多网友对小说《梁程美景》非常感兴趣,作者“月缱绻”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梁书媞程清玙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西安女考古研究员✖️香港心外科圣手】深夜,青藏铁路的火车上,播放着寻找医生的广播,上铺没戴眼镜的梁书媞把多余的葡萄糖送给了在下铺行医的医生。火车经过唐古拉山手机失去信号时,餐车里,梁书媞对面的男人仗义疏财替她现金付了早餐,当他走后,从旁人的口里才得知,原来他就是昨晚的医生。缘分使得他们在同一个旅游团里相逢,赏过林芝桃花,看过银河星空,也在大雪纷飞里里同游过八廓街。贡嘎机场外,上一秒是她情难自已主动吻别,下一秒她在飞机起飞前,将对方删除。*港城最大的私立医院大厅里,做完急诊手术的程清玙,见到了那个女人。路灯下,他问她“来香港玩,没想过联系我?”紧接着,他像是笑了一下,“哦,对了,你把我删了,怎么会有我的联系方式。”*后来,他去了她的城市进修,长安城的城墙上,他们一起吹过晚风。*爱情不是终日彼此对视,爱情是共同瞭望远方、相伴而行。 ——《小王子》...

来源:tjtsjzddi   主角: 梁书媞程清玙   时间:2024-04-03 09:39:38

小说介绍

小说《梁程美景》,现已完本,主角是梁书媞程清玙,由作者“月缱绻”书写完成,文章简述:赵欣然在咸阳上的西藏民族大学,毕业后也找了几份工作,也是在去年,决定还是到西藏发展,最后拿到了巴松措这边的学校编制,在这里当老师。两人一边吃饭一边天南海北地聊,用餐结束,赵欣然结了账,带着梁书媞往外走。正走着,赵欣然这边的电话就响了。“什么?中午回去就没来?下午第一节课都结束了还没来?”“好,我知道...

第5章


赵欣然请梁书媞吃的是鲁朗石锅鸡,当地的特色之一,和洛桑他们去的牦牛肉火锅店紧挨着。

梁书媞坐在凳子上,看赵欣然十分熟稔的朝店里老板安顿,让把汤多炖一会儿,菜多放一些,就知道她已然是这里的常客了。

梁书媞不用细端,也看出来赵欣然的肤色已经比当初在西安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黑了点,但整体上肤质还是很细腻,可见也是在这高原之地花了心思做保养。

两人原本幼时是同一个小区长大的,后来赵欣然的父亲去了西藏发展,顺带着把赵欣然的户口也迁到了西藏。

赵欣然在咸阳上的西藏民族大学,毕业后也找了几份工作,也是在去年,决定还是到西藏发展,最后拿到了巴松措这边的学校编制,在这里当老师。

两人一边吃饭一边天南海北地聊,用餐结束,赵欣然结了账,带着梁书媞往外走。

正走着,赵欣然这边的电话就响了。

“什么?中午回去就没来?下午第一节课都结束了还没来?”

“好,我知道了。”

三言两语,梁书媞就也猜出了对话的内容,毕竟刚才在饭桌上,赵欣然就给她抱怨,这边有些孩子,佛得很,不好好来上课,她们这些当老师的隔两三天就得去学生家里逮他们来上学。

赵欣然挂了电话,

“啊啊啊,疯了,亲,对不起,我得走了。”

事已至此,梁书媞虽然遗憾两人不能再多待一会儿,但她理解,并且为自己好友在这一片藏地上的贡献,而感到骄傲。

“没事,你快忙你的吧,我们反正都见过了。”

离别的话,倒也不必多说,

“行,等我放暑假了,再回西安找你。”

“好的,没问题。”

梁书媞站在原地,看着赵欣然一路离开,就跟来时一样,白色的宝马,又消失在土与烟的岔路中。

“你朋友走了?”

梁书媞听到声音转身,是程清玙。

她点了点头,笑着道:

“她是老师,回去逮学生了。”

“那稍微等等,他们马上吃完出来,我们等会儿一起进景区吧。”

巴松措的湖水,碧蓝万顷,是高原湖泊独有的风貌。

梁书媞少时出游,最不喜自然风光,只觉湖泊森林,除了各种绿,相当乏味,反倒是对各种灯红酒绿的大都市情有独钟。

只是现在,也许是年龄到了,中国人骨子里喜好山水的基因觉醒了,也许是工作的日复一日让人有些疲倦。

她开始爱上了原始的自然风光,山也罢,水也罢,哪怕是无垠的沙漠,也让她觉得自由和宽广。

下午一起游完巴松措后,大家又启程前往林芝。

在天黑时,抵达了八一镇,还是商量先在酒店旁的饭店吃饭,最后回酒店。

晚餐,就还是一起吃了,经过一天车程的相处,大家基本上都熟稔起来。

林芝的海拔比起拉萨低一点,大家也都少喝了一点点青稞酒,度数比较低,类似米酒。

聊到彼此的职业,宋山和唐可都是搞音乐的,上官曦学医的,才念硕士。

梁书媞也是在此刻才知道,这小小的车上,还真是卧虎藏龙,连医生都有两位。

众人最后把目光投向了梁书媞,好奇她的职业。

比起其他人的谈起自己职业的干脆利落,梁书媞倒没有那么爽快。

“我……,呃,就是普通文化方面的工作。”

梁书媞并不是觉得考古这个职业难以启齿,反而是很崇敬,这个行业里面的传奇人物多不胜数,她一个资历尚浅的虾兵蟹将,实在担不起外人眼中的那一抹看重。

“什么文化方面的工作,作家?编辑?”

圆桌对面的宋山问了一句?

梁书媞还想含糊过去的时候,斜对面的上官曦也开始追问,

“对呀,具体是什么职业的,我们大家都说了,你没必要藏着掖着,又不是干的是什么违法乱纪的工作?服务行业?”

像是随意开玩笑的话,但她说完又发出意有所指的笑声,却十分不尊重人。

梁书媞当下心里就有些不太开心,中午在巴松措景区时,她是觉得自己第一顿饭没和大家一起吃的行为,的确有些不妥,所以上官曦阴阳怪气的一句话,她并未放在心里。

再者对方又是团里年龄最小的,她也犯不着计较。

可是刚才的话,她听出了不友善,

“又不是查户口,你们别……”

程清玙此时开了口,刚要替梁书媞解围,梁书媞却张口了,

“殡葬行业,给死人收尸,偶尔兼职墓地看风水,算不算文化方面工作?”

话音一落,梁书媞看不到坐在自己身边程清玙的表情,洛桑的脸色也还算好,但其他人三个人的脸色,都明显滞了一下。

很快,梁书媞朝着上官曦土色的脸道:

“上官,你是学医的,总不像其他人忌讳这些吧,咱俩晚上还要一起睡呢。”

上官曦的脸色愈发难看了。

梁书媞继而笑了,不再胡扯,

“呵呵,开玩笑,我是干考古的,西安嘛,你们也知道。”

最先有反应的,是她身侧的男人。

很轻微的闷笑声,但不是嘲笑。

唐可是最捧场的那一个,

“哇,考古的哎,我以为我们车上有医生已经了不起了,没想到还有干考古的。”

“书媞,我可喜欢考古了,我们成都那个三星堆你知道吧……”

宋山道:

“我是《鬼吹灯》和《盗墓笔记》的忠实读者……”

梁书媞赶紧笑着接话,

“虽然但是,我们干考古的和盗墓分子可是天敌,不是一回事哦。”

洛桑也加入对话,

“我之前也有接过一个团,是什么社科院,就是来西藏考古,顺便旅游的……”

很快,饭桌上的话题,几乎就是围绕着梁书媞了。

等这一part聊天结束,直接回去休息,又有点早,宋山提议可以再玩一会儿游戏。

唐可自然是对男朋友的提议全力支持,洛桑对此也乐见其成,上官曦似乎也很感兴趣。

梁书媞和程清玙并未明确反对,如此一来,游戏就顺水推舟玩起来了。

玩了几个常见的游戏后,又玩了个叫《改名换姓》的游戏。

常规的游戏玩法是:每个人给自己起个外号,取0~9数字,游戏开始,每人随意说一个数字,喊到相同数字的人,要立马说出对方的外号,说不出来或者说错的就要喝酒。

这次为了增加难度,取的外号是其他人的名字,有点像《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洛桑➡️宋山

上官曦➡️程清玙

唐可➡️梁书媞

宋山➡️上官曦

梁书媞➡️洛桑

程清玙➡️唐可

游戏开始,第一轮撞数字的人就是程清玙和梁书媞,两人同时喊了数字7。

梁书媞反应过来后,两人眼眸一撞,接下来她脑子里却一片空白,直接忘了程清玙的“外号”,本能地喊出了他的真实姓名。

“程清玙。”

“梁书媞。”

无独有偶,程清玙也直接喊了她的真实姓名。

接着众人哄笑一堂,

“错了,错了。”

“你俩都得喝。”

“梁书媞叫洛桑。”

“程清玙叫……”

“唐可,他叫我的名字。”

“我说这样比起外号难吧。”

…………

梁书媞拿起了面前的酒杯,继而也看到了程清玙的杯子拿起,于是两人一起碰了酒杯,各自一饮而尽。

游戏玩过两三轮后,又到了梁书媞和洛桑同样喊了5。

梁书媞眼疾口快,“宋山”。

“洛桑。”

洛桑虽然也说对了梁书媞的外号,但是慢了一拍。

洛桑给自己杯里倒酒,上官曦忽然来了一句,

“是song山,不是sun山,梁书媞喊错了。”

梁书媞正为自己赢了这一局小小开心,听到上官曦的话,也只是微微怔了一下,然后大方道:

“我们那边有点前后鼻音不分,刚才一着急嘴瓢了,算我输。”

洛桑见梁书媞酒杯已经端起,说:

“哪有啊,我听着没什么区别,那行,咱俩一起碰一个吧。”

再玩一会儿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说来最后一局。

等梁书媞和上官曦念出同一个数字“9”时,她才隐隐有一种冤家路窄的感觉。

这一次,还是梁书媞先喊,

“程清玙。”

上官曦没有喊梁书媞的外号,反而大声喊的是,

“错,又错了,是程qing玙,不是程qin玙,后鼻音,不是前鼻音。”

梁书媞以前不是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但大家都是提一嘴就过了,没有人翻来覆去拿出来说。

上官曦不知是故意的,还是喝醉了,情商低到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越界的行为,还在揪住不放,笑着又问:

“我在网上看过这个梗,梁书媞你要不说一下炖冻豆腐,风起云涌这几个词,我听一下是不是和网上的一样?哈哈哈哈哈。”

梁书媞尬笑着劝自己再忍一忍,打个哈哈过去,别弄得互相下不来台,还被人说玩不起。

“上官曦。”

甚少说话的程清玙突然间喊了上官曦的名字,语气倒不冲,但令众人都看向了他。

上官曦还眨着眼,一脸不知为何,却又期待的神情看着程清玙,接着她听到程清玙说出口的每一个字,

“你这样,很没有礼貌。”

桌上安静了一秒,两秒……

梁书媞看的是程清玙侧面俊朗的轮廓,或许是酒精,或许是轻微的高反,她有一瞬间的眩晕,遂即将视线转回到自己面前空荡荡的玻璃杯上。

玻璃杯上,同样眩晕了一束光。

晚饭结束后,就直接从车上取行李办理入住,酒店就坐落在尼洋河边。

洛桑集结大家办理入住,此时上官曦却突然要自己住一间房,洛桑说那也可以,但是得另外补单房差。

上官曦但又不愿意补,只说当初报团的时候,说是个人出行的话,不用补单房差吗?

洛桑解释说,那是在没有同性客人拼房的前提下,旅行社承担费用,但是眼下梁书媞和上官曦都是女生,自然就没有另外多住一间房的道理了。

“那我要是另外住一间房,那她还要不要补钱,她也是一个人住一间房了。”

这个她,自然指的就是梁书媞了。

洛桑看一下两下解释不完,就先让宋山和唐卡拿着他们的房卡上楼休息了。

程清玙是自己住一间房,拿到房卡以后,他没着急上楼,去到酒店大厅的休息处打电话去了。

“你要是单独住的话,你得补单房差,但是梁书媞不用,因为她并不是主动要求自己住单间的。”

上官曦一想自己补了单房差另住一间,倒是白白便宜梁书媞了。

“算了,就还是原来的安排,我和她住一间吧。”

一直坐在行李箱上梁书媞此时站了起来了,打完电话的程清玙过来时,恰好听见了,

“洛桑大哥,不好意思,我想单住一间房了,需要补的钱,我转你。”

上行的电梯里,明明是四个人,但只有洛桑和上官曦在说话。

梁书媞有些困了,不想说话,只觉头微微发胀。

回到房间,匆匆洗完澡,吹完头发,看着窗外流淌而过的尼洋河,拿起手机点开了群里程清玙的头像。

她发送了添加好友申请。

隔壁的房间里,程清玙正用电脑和香港医院过段时间前来西藏义诊的团队开会。

手机的微微震动,他一边听着会议内容,一边点开手机。

看见了梁书媞的好友申请后,他直接点了通过,接着就放下手机,开始了他的讲话内容。

不过一会儿,梁书媞就收到了对方的同意,两人互成好友。

“程医生,今天晚饭桌上,谢谢你帮我解围。”

本该当面道谢的话,她却有些说不出口,只能换了另外的方式。

这次消息的发出,迟迟未见回应,她躺回床上,关了大灯,只留一盏床头灯。

最后,床头灯也灭了,梁书媞便在疲倦与轻微头疼中,昏昏睡去。

整个会议结束,程清玙才再次拿出手机,看到了1个小时前手机上的消息。

一条是梁书媞的道谢,他也只是简单回复了,“梁小姐客气了。”

再一条是上官曦的好友申请,他看了一眼后,直接点了退出。

小说《梁程美景》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