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甜宠> 七零之下乡女知青

>

七零之下乡女知青

星辰微微著

本文标签:

甜宠小说《七零之下乡女知青》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星辰微微”十分给力。讲述了:有一天,怀疑她另有所图的京城吴家小公子一招擒拿手把她按在床上,“苗妙妙,你竟然敢偷人,不怕我给你送进去。”苗妙妙嘴角微微上翘,“当初是谁说的,我们各自安好,两不相欠。”吴暨白轻声细语道:“你在我这被判无期徒刑。”

来源:f   主角: 苗妙妙吴暨白   更新: 2024-01-15 21:02: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无删减版本的甜宠《七零之下乡女知青》,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的喜爱,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星辰微微,非常的具有创作实力,角色苗妙妙吴暨白。简要概述:能糟蹋自己。”苗妙妙看着她虚伪的脸庞,眼底尽是厌恶。好一朵白莲花。她伸手薅过周玲玲的头发,不断朝她脸进攻,“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女人,满嘴喷粪,我打死你这个谎话精。”“啊!”周玲玲一时不察被打得嗷嗷直叫,伸手想反抓她头发,被苗妙妙直接按在地上揍。赵子谦看着扭打在一起的两人,想拉架都无从下手。“都让让,村支书......

七零之下乡女知青第四章同床共枕在线免费阅读

母亲觉得亏欠,吃食、衣服、钱票全都准备充分,这也是周玲玲嫉妒她的原因之一。

这边头大家都是勒紧裤腰带过生活,知青下乡有补贴,家长恨不得把所有的补贴都抠进自己口袋。

只有她是例外,苗父亲自拎着东西去赵家,麻烦赵子谦在乡下的时候多帮她一些。

火车上碰到周玲玲的时候,她很是乖巧的跟在她身后表姐长表姐短。

知青点的知青很是羡慕,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谁不希望有熟悉的人互相帮助。

她是真的没想到周玲玲接近她除了想从她手上抠东西后,最关键是想撬墙角。

当初下乡说是三年有机会回来,她也担心家里人从此不会再寄东西,所有的东西都守得死死的。

“苗妙妙,你把炕桌放上去。”外头传来了吴暨白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

晚饭摆上炕,两人就着十片红肠和酸菜,快速吃着,这天气要是不吃快点,红肠的油一会儿就凝固了。

现在只是深秋就已经这么冷,不敢想象冬天是什么样子。

吴暨白见她吃完,默不作声地把碗收到灶台前洗了。

苗妙妙赞赏地看了他一眼,他们之间是搭伙关系,不是奔着给他煮饭刷碗的阿姨来着,她是没见过哪个男人会感谢妻子在家洗碗做卫生。

自家奶奶在家操持一辈子,也没见得谁感谢她,反而觉得她做的不够多。

她才不愿意当老妈子,哪怕是被迫绑在一起,只接受同舟共济,这个小家的一切需要两人出钱出力维护。

怀着愉快的心情,她很快地把杂乱的东西都收拾整齐。

“锅里有热水,你现在要洗漱吗?”吴暨白探进头来问道。

“好。”

简单的洗漱过后,面临今晚怎么睡觉的问题。

当初吴暨白下乡的时候,村支书给他盘的炕算是挺大的,他一个人可以在上面翻滚,现在两个人睡实在是太小了些。

“要不横着睡?”苗妙妙提议道。

“横着睡,脚在炕外,这天气不行。”吴暨白皱着眉说道。

苗妙妙一脸难色,“竖着睡太挤了,我们又不是真的夫妻。”

原来她说可以离婚是这个意思。他这辈子或许都不能回京城,当初喜欢的姑娘估计已经嫁作人妻。

他离婚倒是没什么,她一个女生离婚,生活有多难她自己不知道吗?

说她太聪明知道以退为进还是说她艺高人胆大。

“你有什么办法?”吴暨白淡冷的声音响起。

苗妙妙从炕柜上把被子拿出来铺上,能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让他重新盘一张炕吧。

吴暨白看着眼前认真铺床的姑娘,双耳红的不像话。

这么容易害羞,他很好奇她接下来要用什么办法打探吴家秘密。

“怎么了?”苗妙妙被他盯着浑身难受,她衣裳整齐,没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

“不怕挨着近?”吴暨白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苗妙妙白了他一眼,“总比冷死好一点,再说了我们是有证的夫妻。”说完拉着自己的被子,钻了进去。

深秋的夜比白天冷很多,挨着窗户睡,脸吹得难受要命。

“疼。”苗妙妙手被擒住,身体被他大腿锁住动弹不得。

吴暨白回过神来,连忙松开手,“不好意思,不习惯身边有人。”

苗妙妙揉着快断掉的手腕,“你这是谋杀。”

“睡得好好怎么突然把手伸出来?”

“窗户吹得我脸难受,我想叫你起来弄窗户。”

委屈至极的语气,听得吴暨白心中一颤。

“那我睡在里面?”

“好。”

吴暨白下床打开油灯,见她小脸红扑扑,根本不像受凉的样子。

他眉头紧锁,她是故意试探他?

苗妙妙没感觉出异常,欢快地交换被子。

今天一天折腾够呛,她再次缩回自己的被窝,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听着平缓而轻细的声音,吴暨白睁开眼睛,把手臂枕在头下,侧身感受近在咫尺的她。

视觉模糊,感官被无限放大,鼻尖环绕着淡淡的花香,独属于她的味道。

他闭上眼睛,看来自己低估她的能力。

苗妙妙这一觉睡得太好了,导致一个晚上都没有做梦。

她睁开眼睛,身旁没有吴暨白的身影,他的被褥也已经收拾进炕柜。

他这么早就出工了?

眼见出工的时间快到了,她简单的收拾自己,匆匆赶到田间报到。

知青们看到她,全都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特别是周玲玲和赵子谦,满脸的嘲讽都快装不下。

“人就是犯贱,好好的知青不当,愿意跟坏分子在一起,真是犯贱。”

“说不定人家就喜欢这样刺激的生活,说不定那个坏分子能让她舒服。”

苗妙妙眯了眯眼睛,吴暨白出事了,她拔腿往村部跑去。

周玲玲看着她的背影,低下头,掩藏眼中的恨意。

她要是乖乖嫁给那个劳改犯她还能放过她,要怪就只能怪她自己,祸从口出。

赵子谦现在为了避嫌,离她三尺远。这段时间所有的努力全都付之东流。

敢这么陷害她,就要做好被反击的准备。

苗妙妙冲进村部的时候,见一群红袖章围着村支书和吴暨白。

“都让开。”苗妙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把现场所有人震得自动让一条道出来。

站在村支书后面,她的腿隐隐发软,不过她不后悔现在的举动,她和他是同一条船上的蚂蚱,如果他被羞辱或者出事,她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是苗知青,我们接到举报,吴暨白对你耍流氓,现在我们要带他回公社。”

“不是,我们是商量着结婚来着,怎么着,男未婚女未嫁不能商量婚事?”

“对,他们只是在商量婚事,我们进去的时候,他们衣裳整齐,没有什么耍流氓这么一说。”村支书恭敬的说道。

这些个小鬼,实在是太难缠了。

“那我们怎么会接到举报,你们村对坏分子的处理实在是太过纵容。”带头的红卫兵指着村支书的鼻子说道。

“没有这回事,我们一直在给他做思想教育,他也深刻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勤勤恳恳的做事。”村支书惶恐的回道。

小说《七零之下乡女知青》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