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穿越重生> 我,送子观音,不怕断子绝孙

>

我,送子观音,不怕断子绝孙

夜阑斐翡著

本文标签:

最近到处推的一本小说《我,送子观音,不怕断子绝孙》,作者是“夜阑斐翡”。作品无广告版精彩节选:【娇软美人多子系统独宠甜文双洁无固定CP小世界过完一生】拼命三娘江景澜绑定绳子系统后,穿梭在各个小世界为无嗣的气运之子开枝散叶,繁衍后代。①【绝嗣帝王VS娇美孤女】“梦郎……”梦里一声娇唤,便引得帝王心神荡漾。他举国寻人,终将梦中人寻到,她比梦里更销魂……②【断袖太子VS将军嫡女】成亲当晚,她说,“我们往后是哥们,是兄弟!”可是处着处着,画风越来越不对。“殿下,您看这口脂合不合适我?”“殿下您觉得这腰身收得怎么样……”③【冷厉将军VS双面郡主】新婚夜他交予她和离书一封上了战场,郡主万里追夫。后来,郡主拿出和离书,却被某人抢过,撕了个粉碎……④【狠辣摄政王VS妖美歌姬】他知道她是太后派来的奸细,却依然将人留在身边,他以为自己狠辣冷厉无坚不摧,没想到最终还是成为她的裙下之臣……⑤【清冷权臣VS冷艳女杀手】她顶替双胞胎妹妹混到了首辅大人身边,杀手身份被识破,却被权臣一把搂在了怀里……⑥【高冷佛子VS妖孽公主】他双手合掌,“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阿弥陀佛——”公主看着他闪烁的眸光,嘴角勾起…………

来源:bd   主角: 夜承宴江景澜   更新: 2024-04-14 00:29:0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夜承宴江景澜是穿越重生小说《我,送子观音,不怕断子绝孙》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夜阑斐翡”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迫不及待地问道。“马马虎虎吧。”君羡没想到这臭熏熏又没有卖相的东西,入口居然还不赖,—口下肚,腹腔暖烘烘的,鼻子瞬间也通气了。只是这架子还端在那里,姿势还得保持着。“不过,你—片苦心,—番辛劳,孤也是要体谅的。孤委屈点……”“可真是委屈殿下您了。”江景澜看着君羡—筷子接—筷子的面往嘴里送,皮笑肉不笑。江景澜托腮看着君羡将—碗面干完,然......

第30章


“啊?”江景澜有气无力地重复了刚才的话,可是夜承宴门儿清得很。

“上一句。”他提醒她道。

“我可以反对吗?”江景澜接话倒是快得很,只是夜承宴也不是好忽悠的,只勾着双唇一瞬不瞬地看着她,那样柔情似水的眼神,却看得她心里发毛。

她敢打包票,如若她再‘作’,他定是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的。

“这样啊?”夜承宴果然开口了。

“我错了,任凭阿宴惩罚。”江景澜见他嘴皮子一动,慌忙主动缴械投降,态度诚恳地承认错误并接受惩罚。

夜承宴笑了笑,这才不再说话。

得知后宫即将被遣散的消息,大臣们的折子如雪花一般,纷纷扬扬差点把夜承宴给淹没。

大家无一例外的都是说此举有违祖宗的规矩,荒唐至极,劝夜承宴三思而后行,更要为皇家子嗣多做考虑,雨露均沾,充盈后宫,绵延子嗣,繁衍后代……

夜承宴看都不想看,直接将折子丢在进了渣斗里。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后宫里的女人一个不剩。谁愿意留在这寂寞的深宫里日日对着那四角的天空?没有宠爱,没有期盼,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外面天大地大,倒不如海阔天空,给自己一个全新的人生。

虽然这也需要很大的勇气,可是有夜承宴兜底,怎么样也是不会太差的吧。

大家都是这样的想,所以相比留在宫里老死,她们都更愿意重新开始。

这件事情画上句号,接下来便是江景澜封后的大事了。

在封后这件事上,朝臣们自是没有话说的了。

虽说江景澜一入宫便直接封了贵妃已是让人瞠目结舌,可她如今又怀着龙嗣,是本朝的第一大功臣,他们也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什么家世背景,此刻都比不上龙嗣重要。

更何况,如今后宫除了她还有谁呢?

封后大典暂定在了三个月之后。

江景澜如今八个多月了,身子重,他自然是不舍得让她操劳的。三个月之后,她生产完,身子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而这三个月里,礼部有了充分的时间去准备,他要的空前绝后的盛大典礼,想来时间也是足够的很。

初夏的早晨还带着潮湿的微凉,中午却又热得让人心生烦躁。

江景澜的预产期已经很近,她的肚子迫使她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在床上卧躺,因为她只多走一会子路,整个人就气喘吁吁,膝盖处也因为承重过多容易疼痛。

夜承宴除了重要或紧急的政务才上朝,其余的时间都陪在江景澜身边,其实他心里比她更紧张。

总怕有个万一。

“阿宴,没事的,别自己给自己压力。”尽管掩饰得很好,可是江景澜如何看不出他的心思。

“嗯,我知道。”夜承宴点了点头,“澜儿也放松一些。”

“嗯。”江景澜也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

“感觉有哪里不爽利吗?我给你揉揉。”夜承宴温声问道。

“腿有点酸胀。”江景澜回道。

“好。”夜承宴的刚要落到她腿上,只见江景澜神色忽然变了变。

虽然只有一瞬,他还是立刻就变得慌张起来,“怎么了?澜儿。”

“小家伙们怕是等不及要出来和我们见面了。”江景澜神色已经恢复如常,微笑着回应夜承宴。

刚才那一股温热的液体,应该是破水了。见夜承宴还在怔愣中,她提醒道,“阿宴,我可能要生了。”

《我,送子观音,不怕断子绝孙》资讯列表: